NEWS

過去の投稿

June 2015 の投稿一覧です。
住友電工、古河電工、Fujikura Ltd光纖業界三大家盡管表現略有差別,但都把事業的重心轉向了海外。日本國內的光纖需求已經表現乏力,主戰場開始轉移,不只在經濟減速的中國大陸市場,快速增長的中東、非洲、印度、歐美、俄羅斯、中南美洲等國都將成為爭奪的主戰場。
生產方式上,在當地國采取[最合適產地·當地生產就地消化]戰略,在國外的高增長地域新增據點并提高產量。光纜的產品戰略采取積極連動機制,對國外各地的光網構建趨勢做出敏感應對。


大型光纖制造商的海外事業開展順利,這一點可以從日本電線工業會總結的光纖輸出調查中證實。包括光纖在內的光電產品的出口量在今年3月達到381萬kmc(比前年同月增加32.9個百分點)、4月達到418 kmc(同比增加35.3個百分點)這兩個數字都更新了歷史最高記錄,與國內市場比較的話,3月份翻了6倍,4月份翻了9.5倍。
  由此,各廠商陸續加大了海外擴張。只生產光纖母材的信越化學也著手與中國最大的光纖企業長飛光纖光纜(YOFC)合作、成立了合資企業,并計劃將于16年末開工。該公司將是信越化學在華的第二家合資公司。
搶先一步的住友電工、Fujikura Ltd已于08~09年在中國設立了母材合資公司。之后,古河電工也通過美國的子公司OFS設立生產母材的合資公司。這三家公司在生產母材之前都已在中國展開了光纖·光纜的制造。住友電工和Fujikura Ltd進一步加大了在中國的母材生產能力。特別是住友電工生產線全負荷運轉,因需求旺盛、產量已逐年倍增。
  作為[最合適產地·當地生產就地消化]戰略的一環,三家公司均致力于日本國內生產據點的重組、調整。古河電工將千葉工廠的光纖業務集中到三重工廠。住友電工也把大阪制造廠的光纜生產線集中到了橫濱工廠。
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統計,國內通信電纜、光纖產品每月生產能力(呈降低趨勢),15年4月達到141萬kmc以上,比08年4月減少了11.1 %。國內光纖市場縮小,重組等也都著實展開。
作為比對的3家大公司均加大了全球化的步伐。目標定位在比中國增長迅速的地區,如中東、非洲,印度、歐美、俄羅斯、中南美和東南亞等。全世界的光纖需求現在約為3億kmc,其中中國約占5成多。只是難掩中國市場放緩的擔憂。業內人士認為中國的減少部分可以用其他地區的增長部分來彌補,目前全世界的同需求保持上下0浮動、約3億kmc。其中例舉了古河電工的事例,其海外地區戰略鮮明而活潑。在摩洛哥、俄羅斯、哥倫比亞均開建新工廠進行光纜生產。光纖維則是在印度·果阿邦、巴西·圣保羅增加產量,在美國·喬治亞州進行生產改善。全體以18年為目標,計劃增加3成。
另外,在海外每個地域因光網修建形態及進度不同而引起需求不同。對此三大公司獨自開發各種產品。例如,傳輸損耗低、高效率截面面積的新型SM光纖,細徑·小而彎曲易連接光纜,各種特殊光纖等。
各公司所有相關產品在內的信賴性、通用性、成本、操作性方面都是世界頂級的。今后,三大公司在海外高增長地域的競合事業的開展將會越來越引人關注。
在生物世界中,只有通過快速進化物種才能得以延續,而某些細菌是等不到基因的突然變異得以進化延續,一般研究認為該種細菌有可能從基因儲備中采取能利用的基因(以實現延續)。
人腦的進化當然不會如此靈活地展開,甚至有人指出,“日本人雖然生活在現代但思維還停留在江戶時代”。不過,商業世界與細菌比較類似--無論如何投入巨資,公司的技術研發也趕不上市場的趨勢(所以只好吸收其他企業的技術)。
雖然從英特爾收購阿爾特拉、Avago (安華高科技)收購博通等現象還看不到元件和設備供應商需要進化的迫切度,但系統供應商已不那么樂觀。在這個領域,從以硬件為中心到以軟件為中心可謂瞬息萬變。通過Ciena收購Cyan、思科收購Tail-f看到這種趨勢后、也就一目了然了。
據采訪過Interop+SDN/NFV相關記者講,設備供應商和服務提供商都把操作的自動化作為首選要素。是否以此自動化為標準,會因所覆蓋的網絡規模、供應商的實力、所擁有的顧客數量而不同。在利用MANO、SDN控制器進行自動化操控時,如果能有一定標準的話會降低開發成本。如果做到僅憑數據中心的自動化就能使本廠的所有產品實現多種功能、高效能的話,這是廠家所期待的。不過,能提供如此解決方案的廠商還不多。于是在其他領域內設定標準的解決方案紛紛出臺,而那些擁有獨自技術的該領域的廠商也難免遭到蠶食。在包含WAN、傳送的大規模廣域網領域獨自開展技術是很難的。那么、這個領域中的所有標準技術支持已經是否具備?則說法不一。所謂的棕地,就是已經投入多種設施、連管理系統都更換成標準的協議。這些想法是從穩定性·信賴性等多角度考慮的,但也并非上策。
在現實中如何做才正確?這是無法簡單做決定的。甚至有各種媒體說“賣箱子的商業即將壽終正寢”,不過配置供應廠商不會跟著輿論忽悠而放棄自己的買賣。作為服務提供商,希望剔除供應商鎖定(被一家供應廠商做技術綁定而無法兼容其他廠商的產品),但這只是一廂情愿。供應廠商盡管也反對鎖定供應商,但還是要通過采用標準芯片降低成本、利用裝載的軟件和裝機技術來追求差別化優勢。確實,看起來關注的熱點正從硬件指向轉為軟件指向,但想要形成趨勢還為時尚早。現如今真可以稱得上紛亂的時代!
20150608-400_nterop_tokyo_2014.jpg